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2014年6月19日| 星期四
党建纪检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党建纪检

凡是敢向扶贫资金伸手就决不客气

作者: 黄永伟 | 时间: 2018年03月30日 16:26 | 来源: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 点击: 0 打印

凡是敢向扶贫资金伸手就决不客气

从广西贵州甘肃三省区看纪检监察机关强化监督执纪问责 推动扶贫领域腐败问题治理 

  

  “脱贫攻坚战的冲锋号已经吹响。我们要立下愚公移山志,咬定目标、苦干实干,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确保到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打赢脱贫攻坚战,是党向人民作出的庄严承诺。


  然而,在当前脱贫攻坚工作已经到了啃硬骨头、攻坚拔寨的关键阶段,却仍有一些干部把扶贫资金当成了个人的“香饽饽”,吃拿卡要、雁过拔毛、优亲厚友、与民争利等问题时有发生,国家扶贫政策资金在一些地方被卡在了“最后一公里”。


  “凡是敢向扶贫资金伸手就决不客气”,王岐山同志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参加贵州代表团审议时强调,并要求纪检监察机关将查处扶贫领域腐败问题作为监督执纪问责工作的重要任务。“以严明的纪律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保障。”中央纪委和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以实际行动扛起这份沉甸甸的责任。

 
  记者近日深入广西、贵州、甘肃三省区,就纪检监察机关强化监督执纪问责,推动扶贫领域腐败问题治理进行采访。

  
  以重要问题线索督办为抓手,层层传导责任压力
 

  “榆中县上彭家营村党支部书记李家霖伙同该村村委会原主任李家贵、现主任杨泽江截留村民危旧房改造补助款20000元,用于村社干部旅游、发放福利……”今年1月25日,中央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向甘肃省纪委发函督办该省榆中县16件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线索。
 

  “中央纪委直接督办一个村的问题,我们都感受到了中央和中央纪委对查处惩治扶贫领域问题的鲜明态度。”榆中县纪委书记张学永说,第二天自己就被省纪委主要领导约谈,一起被约谈的还有兰州市纪委书记、榆中县委书记。“很震惊,这说明我们工作还有不到位的地方。”兰州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张建平回忆起约谈经历说,当时气氛严肃凝重,约谈直指问题,大家都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
 

  甘肃省纪委在约谈中明确要求:春节前摸清问题线索,全面整治;兰州市尽快启动对榆中县的专项巡察;举一反三,在全省范围选取信访量大的12个县区,省纪委重点督办411件基层问题线索。
 

  专项巡察、全面核查、自清自查……督办很快有了结果:李家霖等3人受到开除党籍处分,违纪资金全部追缴。16件问题线索除4件反映失实外,其余均已查实。共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5人,问责12人。“中央纪委的督办,有力促进和推动我们整治扶贫领域腐败问题。”甘肃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长王建太表示。
 

  今年以来,中央纪委落实中央要求,以零容忍态度快查严处扶贫领域腐败问题。特别是通过开展多轮次、滚动式直接督办,让县乡党委、纪委真正扛起“两个责任”。
 

  “扶贫领域腐败问题大多发生在基层,重点督办直接针对县委和县纪委。”中央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负责人介绍,今年1月,党风政风监督室对5000多件信访举报进行梳理,对问题线索比较集中的一些县进行重点督办,其中一半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督办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层层传导压力,发挥示范引导效应,推动各级党委、纪委特别是县委、县纪委承担主体责任、监督责任。”
 

  各省区市紧抓压实责任这一关键,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今年年初,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纪委书记于春生集体约谈8个市纪委书记及29个县(市、区)党委书记、纪委书记,强调狠抓责任落实、监督执纪、追责问责,推动专项工作,形成上下齐心扛责任的良好局面。

 

  “不少省区参照中央纪委做法,对119个县市区进行重点督办,起到了传导压力、示范引导,督办一县、带动一片的效果。”中央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继续广泛收集问题线索,加大典型问题督办力度,必要时将直接查办。
 

  以问题为导向,把“精准”监督执纪做深做细做实

 

  从查处的一些典型问题看,扶贫领域的腐败问题涉及的违纪人员范围广,扶贫资金种类多,违纪手段复杂多样。
 

  广西、贵州、甘肃三省区纪检监察机关结合地方实际,深入调查研究扶贫领域腐败的特点和规律,以专项行动为抓手,强化监督执纪问责,用“精准执纪”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坚强的纪律保证。
 

  充分依靠群众,畅通渠道,在发现和收集问题线索上发力,是查处扶贫领域腐败问题的基础。

 

  广西对十八大以来的信访举报件进行大排查、大起底。截至今年6月初,全区共收到群众身边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信访举报21093件。同时,主动下访找线索,开展公开接访、进村入户查访等,接待群众来访8.7万多人次,受理专项工作信访举报13231件。
 

  在开展巡察过程中,甘肃省各市州深入查找扶贫政策落实、扶贫资金监管、扶贫项目建设等方面存在的问题线索。仅一季度,14个市州106个巡察组,在对527个基层单位巡察中,发现问题7220个,移交线索1859件。
 

  贵州把“大数据”云平台融入民生监督工作。今年2月份,黔东南州就发现民生资金领域问题10600多个,超过2015年发现问题数的总和。“一头连着百姓,一头连着民生资金主管部门。这个平台可以帮助我们精准锁定问题对象,指向性非常明确。”黔东南州纪委监察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以问题为导向,明确责任,以“零容忍”的态度监督执纪,是严查扶贫领域腐败问题的关键。

 

  “巡察发现你单位存在截留、贪污惠农资金等问题,今天我代表市纪委对你进行诫勉谈话……”甘肃省天水市纪委巡察工作负责人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天水市查处了甘谷县农业局两任局长等8名党员干部截留贪污惠农资金等一批案件,形成了强有力的震慑。
 

  数据最有说服力。自开展专项工作以来,仅9个月的时间,广西全区就对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立案15338件,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2410人,问责处理6981人,移送司法机关514人,通报典型案例8390起。24693名党员干部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收缴和清退违纪款2.15亿元,退还群众2589万元。
 

  “感谢你们千里追讨,我的危房改造补助款失而复得。”贵州省镇远县尚寨乡大河村村民彭远江接过被追回的5000元危房改造款,激动地对民生监督组连连道谢。2014年彭远江获得5000元危房改造款。不料,这笔钱被当时村里的会计刘某冒领。2015年1月,民生监督组在专项检查中发现这一问题,立即赶往刘某外出打工地浙江追回钱款。村会记刘某受到严惩。
 

  监督执纪“零容忍”。贵州省纪检监察机关先后在新农合、扶贫资金、微企财政补贴等领域开展12类专项监察行动。截至目前,共发现问题217909个,立案21287个,党政纪处分19483人,移送司法机关1399人,涉案金额20.5亿元。
 

  整合各方力量,建立长效机制,以严明的纪律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保障。

 

  构建县乡村三级“大协作、全覆盖”监督体系;协调财政、审计、住建等部门的专业人员对有关台账、数据和问题线索进行汇总分析和综合研判,梳理出规律性和共性问题;对自查整改中形成的各类台账、数据、报告一律实行签字背书。这是贵州针对涉及群众切身利益、反映问题集中的危房改造、微企扶持、扶贫项目等领域开展专项监察的做法。

 

  在广西河池市,按照区委把重点查处“扶贫资金管理使用”等五个方面作为专项治理重点的要求,专门成立了11个扶贫攻坚专项督查组,坚持每月开展一次督查,推动各级各部门和党员干部在扶贫领域主动担责,把该管的事管起来。而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的任务更加明确,就是聚焦主责主业,监督执纪问责,严明脱贫攻坚工作纪律。

 

  构建“谁主管、谁监管”监督体系,形成上下联动、立体化监督网格的工作机制;针对问题线索进行“CT式”精准扫描、诊断、手术;实践“四种形态”,抓早抓小,坚持“零容忍”……各省区市结合实际,开展有效探索,建立健全机制,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纪律保障。
 

  以问责倒逼责任落实,提升群众对全面从严治党的获得感
 

  贵州正安县乐俭乡在实施方竹林改造项目中,县扶贫办和乐俭乡多名干部收受承包商30.5万元,使达不到要求的项目通过验收,承包商因此套取扶贫项目资金228.146万元。此案18人受到党政纪处分,9人被移送司法处理。因落实主体责任不力,分管扶贫工作的副县长何祖华受到党内警告和行政记过处分。

 

  “3119人不符合扶贫建档立卡标准,非贫困对象享受扶贫政策。”广西严肃查处了马山县精准扶贫弄虚作假问题,对县扶贫办、县财政局、县民政局等在内的35名责任人进行了严格的责任追究。
 

  甘肃对脱贫攻坚责任不落实、作风不扎实和发生腐败问题的,对有关领导干部实施问责。针对武威市古浪县、临夏州广河县套取、挪用扶贫资金有关问题,严肃追究了相关地方政府、主责部门及有关责任人员共159人的责任。

 

  ……

 

  该担的责任不担,就得以问责倒逼责任落实。对挤占挪用、层层截留、虚报冒领、挥霍浪费扶贫资金的要从严惩处,对负有领导责任的也要严肃问责。

 

  

“脱贫攻坚战的冲锋号已经吹响。我们要立下愚公移山志,咬定目标、苦干实干,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确保到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打赢脱贫攻坚战,是党向人民作出的庄严承诺。


  然而,在当前脱贫攻坚工作已经到了啃硬骨头、攻坚拔寨的关键阶段,却仍有一些干部把扶贫资金当成了个人的“香饽饽”,吃拿卡要、雁过拔毛、优亲厚友、与民争利等问题时有发生,国家扶贫政策资金在一些地方被卡在了“最后一公里”。


  “凡是敢向扶贫资金伸手就决不客气”,王岐山同志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参加贵州代表团审议时强调,并要求纪检监察机关将查处扶贫领域腐败问题作为监督执纪问责工作的重要任务。“以严明的纪律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保障。”中央纪委和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以实际行动扛起这份沉甸甸的责任。

 
  记者近日深入广西、贵州、甘肃三省区,就纪检监察机关强化监督执纪问责,推动扶贫领域腐败问题治理进行采访。

  
  以重要问题线索督办为抓手,层层传导责任压力
 

  “榆中县上彭家营村党支部书记李家霖伙同该村村委会原主任李家贵、现主任杨泽江截留村民危旧房改造补助款20000元,用于村社干部旅游、发放福利……”今年1月25日,中央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向甘肃省纪委发函督办该省榆中县16件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线索。
 

  “中央纪委直接督办一个村的问题,我们都感受到了中央和中央纪委对查处惩治扶贫领域问题的鲜明态度。”榆中县纪委书记张学永说,第二天自己就被省纪委主要领导约谈,一起被约谈的还有兰州市纪委书记、榆中县委书记。“很震惊,这说明我们工作还有不到位的地方。”兰州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张建平回忆起约谈经历说,当时气氛严肃凝重,约谈直指问题,大家都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
 

  甘肃省纪委在约谈中明确要求:春节前摸清问题线索,全面整治;兰州市尽快启动对榆中县的专项巡察;举一反三,在全省范围选取信访量大的12个县区,省纪委重点督办411件基层问题线索。
 

  专项巡察、全面核查、自清自查……督办很快有了结果:李家霖等3人受到开除党籍处分,违纪资金全部追缴。16件问题线索除4件反映失实外,其余均已查实。共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5人,问责12人。“中央纪委的督办,有力促进和推动我们整治扶贫领域腐败问题。”甘肃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长王建太表示。
 

  今年以来,中央纪委落实中央要求,以零容忍态度快查严处扶贫领域腐败问题。特别是通过开展多轮次、滚动式直接督办,让县乡党委、纪委真正扛起“两个责任”。
 

  “扶贫领域腐败问题大多发生在基层,重点督办直接针对县委和县纪委。”中央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负责人介绍,今年1月,党风政风监督室对5000多件信访举报进行梳理,对问题线索比较集中的一些县进行重点督办,其中一半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督办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层层传导压力,发挥示范引导效应,推动各级党委、纪委特别是县委、县纪委承担主体责任、监督责任。”
 

  各省区市紧抓压实责任这一关键,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今年年初,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纪委书记于春生集体约谈8个市纪委书记及29个县(市、区)党委书记、纪委书记,强调狠抓责任落实、监督执纪、追责问责,推动专项工作,形成上下齐心扛责任的良好局面。

 

  “不少省区参照中央纪委做法,对119个县市区进行重点督办,起到了传导压力、示范引导,督办一县、带动一片的效果。”中央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继续广泛收集问题线索,加大典型问题督办力度,必要时将直接查办。
 

  以问题为导向,把“精准”监督执纪做深做细做实

 

  从查处的一些典型问题看,扶贫领域的腐败问题涉及的违纪人员范围广,扶贫资金种类多,违纪手段复杂多样。
 

  广西、贵州、甘肃三省区纪检监察机关结合地方实际,深入调查研究扶贫领域腐败的特点和规律,以专项行动为抓手,强化监督执纪问责,用“精准执纪”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坚强的纪律保证。
 

  充分依靠群众,畅通渠道,在发现和收集问题线索上发力,是查处扶贫领域腐败问题的基础。

 

  广西对十八大以来的信访举报件进行大排查、大起底。截至今年6月初,全区共收到群众身边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信访举报21093件。同时,主动下访找线索,开展公开接访、进村入户查访等,接待群众来访8.7万多人次,受理专项工作信访举报13231件。
 

  在开展巡察过程中,甘肃省各市州深入查找扶贫政策落实、扶贫资金监管、扶贫项目建设等方面存在的问题线索。仅一季度,14个市州106个巡察组,在对527个基层单位巡察中,发现问题7220个,移交线索1859件。
 

  贵州把“大数据”云平台融入民生监督工作。今年2月份,黔东南州就发现民生资金领域问题10600多个,超过2015年发现问题数的总和。“一头连着百姓,一头连着民生资金主管部门。这个平台可以帮助我们精准锁定问题对象,指向性非常明确。”黔东南州纪委监察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以问题为导向,明确责任,以“零容忍”的态度监督执纪,是严查扶贫领域腐败问题的关键。

 

  “巡察发现你单位存在截留、贪污惠农资金等问题,今天我代表市纪委对你进行诫勉谈话……”甘肃省天水市纪委巡察工作负责人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天水市查处了甘谷县农业局两任局长等8名党员干部截留贪污惠农资金等一批案件,形成了强有力的震慑。
 

  数据最有说服力。自开展专项工作以来,仅9个月的时间,广西全区就对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立案15338件,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2410人,问责处理6981人,移送司法机关514人,通报典型案例8390起。24693名党员干部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收缴和清退违纪款2.15亿元,退还群众2589万元。
 

  “感谢你们千里追讨,我的危房改造补助款失而复得。”贵州省镇远县尚寨乡大河村村民彭远江接过被追回的5000元危房改造款,激动地对民生监督组连连道谢。2014年彭远江获得5000元危房改造款。不料,这笔钱被当时村里的会计刘某冒领。2015年1月,民生监督组在专项检查中发现这一问题,立即赶往刘某外出打工地浙江追回钱款。村会记刘某受到严惩。
 

  监督执纪“零容忍”。贵州省纪检监察机关先后在新农合、扶贫资金、微企财政补贴等领域开展12类专项监察行动。截至目前,共发现问题217909个,立案21287个,党政纪处分19483人,移送司法机关1399人,涉案金额20.5亿元。
 

  整合各方力量,建立长效机制,以严明的纪律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保障。

 

  构建县乡村三级“大协作、全覆盖”监督体系;协调财政、审计、住建等部门的专业人员对有关台账、数据和问题线索进行汇总分析和综合研判,梳理出规律性和共性问题;对自查整改中形成的各类台账、数据、报告一律实行签字背书。这是贵州针对涉及群众切身利益、反映问题集中的危房改造、微企扶持、扶贫项目等领域开展专项监察的做法。

 

  在广西河池市,按照区委把重点查处“扶贫资金管理使用”等五个方面作为专项治理重点的要求,专门成立了11个扶贫攻坚专项督查组,坚持每月开展一次督查,推动各级各部门和党员干部在扶贫领域主动担责,把该管的事管起来。而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的任务更加明确,就是聚焦主责主业,监督执纪问责,严明脱贫攻坚工作纪律。

 

  构建“谁主管、谁监管”监督体系,形成上下联动、立体化监督网格的工作机制;针对问题线索进行“CT式”精准扫描、诊断、手术;实践“四种形态”,抓早抓小,坚持“零容忍”……各省区市结合实际,开展有效探索,建立健全机制,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纪律保障。
 

  以问责倒逼责任落实,提升群众对全面从严治党的获得感
 

  贵州正安县乐俭乡在实施方竹林改造项目中,县扶贫办和乐俭乡多名干部收受承包商30.5万元,使达不到要求的项目通过验收,承包商因此套取扶贫项目资金228.146万元。此案18人受到党政纪处分,9人被移送司法处理。因落实主体责任不力,分管扶贫工作的副县长何祖华受到党内警告和行政记过处分。

 

  “3119人不符合扶贫建档立卡标准,非贫困对象享受扶贫政策。”广西严肃查处了马山县精准扶贫弄虚作假问题,对县扶贫办、县财政局、县民政局等在内的35名责任人进行了严格的责任追究。
 

  甘肃对脱贫攻坚责任不落实、作风不扎实和发生腐败问题的,对有关领导干部实施问责。针对武威市古浪县、临夏州广河县套取、挪用扶贫资金有关问题,严肃追究了相关地方政府、主责部门及有关责任人员共159人的责任。

 

  ……

 

  该担的责任不担,就得以问责倒逼责任落实。对挤占挪用、层层截留、虚报冒领、挥霍浪费扶贫资金的要从严惩处,对负有领导责任的也要严肃问责。

 

  “我们将严格落实新出台的《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强化责任追究,通过严肃问责,推动各级党委、纪委特别是县委、县纪委切实承担整治和查处扶贫领域腐败问题的主体责任、监督责任,督促有关职能部门党组织落实监管职责。”中央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负责人说。

 

  通过严格问责,让违纪失责者付出代价;也让广大人民群众体会到全面从严治党的成果,不断提升人民群众的“获得感”。

 

  6月18日,在广西岑溪市南渡镇举行的违纪款清退现场,贫困户罗金英拿到了8925元被村干部冒领的低保金。激动地连连道谢,“这笔钱,可以解决家里很多困难。”

 

  “对于追缴和主动退缴的钱款,本该属于群众的,要及时清退给群众。”于春生强调。

 

  像这样公开退还追回的违纪款,已在多地进行。

 

  “群众的钱,一分也不能拿。”在贵州水城县违纪民生资金现场返还会上,营盘乡高峰村的黄坤领回被侵吞的1万元补助款时,满脸都是笑容。和黄坤一样高兴的,还有该县1899户村民和3个村集体。当天,该县将追回的450万元钱款逐一返还给群众,并现场开展警示教育。

 

  干群关系在维护老百姓的切身利益中得到极大提升。广西博白县专项工作组成员庞莉这样形容:“现在进村开展工作,去的次数多了,村民吃饭的时候会主动给我们添双筷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代江兵)

相关文章